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伤感文章 >祭奠 >文章内容

没有你的日子

2017-09-04 17:01来源:美文网作者:Amy点击:42...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以前对这句话只是字面上的认知,现在却是最痛的体会。

谁会想到,一转身,就再也追寻不到她的身影。

2014年3月10号。

噩梦的开始。

癌症,我以为这个词,离我很远很远。直到那天,我才意识到,它就在我身边,潜伏在我这辈子最爱的人身上。

那天,陪妈去做完CT。那护士跟我说,去叫医生开单做增强检查。做完检查妈就先回去了,因为第二天是堂弟结婚,妈需要回家办理那些结婚的东西。我留下来等报告。当我拿报告去给主治医生,他叫我拿报告给胸外科的主任看。当时,我心里就被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

"不是癌症吧?”我说

"癌症的程度很高。”

我瞬间泪崩。妈妈的世界已经快要崩塌。她身边埋了一颗定时炸弹,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谁也阻止不了它爆炸。

接着主任还跟我说了什么,我觉得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我只知道:我妈活不久了。

原来天堂与地狱的距离是那么近!绝望是绝对存在的!

我把结果告诉爸,爸说,这个家要散了。我知道,此时爸爸比谁都难过。爸爸跟弟弟当天就从海南回来了。

家里人一致决定,不能把这个情况跟妈说。

眼睛哭肿了,不敢回家。怕妈看出什么情况。所以先回到了华娣婶家。他们跟我说,在妈的面前一定要坚强,无论多想哭都要忍住,千万不能让妈知道实情。

很多人都安慰说,有些癌症也有奇迹康复。是啊,我多想奇迹也会出现在妈的身上。一定会的。我一直都这样安慰自己。

晚上5点多的时候,妈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那么晚还没回,说已经煮好面条在家了,叫我快回家,趁热吃。我在这边已经泪流满面了,强忍着语气回她,说,我快到了。生平第一次觉得这是最幸福的叮咛。以后,还会有吗?我知道,就算有,也不多了。

回到家,妈帮我盛好面条。叫我快吃。此时,我多想好好看看我的妈妈! 看着妈,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立刻跑进了厕所。把泪水弄干,又强颜欢笑出现在妈的面前。这种滋味,我已经找不出任何词来形容。但我知道,哭一定不是懦弱的表现。

当晚,蒙在被子里。又是流了一晚的泪。但无论我哭多少次,流多少泪,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第二天,参加堂弟的婚礼。妈跟平常一样,很高兴,就像她自己家办喜事一样,帮忙忙这忙那。她一点事都没有,我们也得当没事一样。只是,我们的心如何才能平静?!他们都洋溢着笑脸,看着他们拍全家福,我心里满是羡慕。原来,拍张全家福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奢侈的事了。至今,我们都没有一张全家福,这是一个永远的遗憾。所有的东西都太突然,太让人措手不及。

我们幻想着,也许是高州医院的机器设备不准确。家人决定,带妈妈上广州南方医院做PET检查。于是,第二天,我。弟弟,和哥,三人带着妈妈往广州去。

检查结果还是一样!而且还是晚期!这次是错不了。

确定了妈的病情,我毅然决定辞职在家照顾她,陪伴她,必须陪她开心的走完最后的日子。但又不能让她知道我是为了她才辞职。我就骗她说,“公司要搬去南京了,我怕冷,冬天在哪里会受不了,你不是叫我快点找人嫁了么,我在家找到男朋友再出去。”其实妈知道我每年都会生冻疮,而且她也很希望我能快点嫁出去。所以,这两个理由都很充分。她没有怀疑,我便安心了。

爸打电话来说,让妈在广州玩多几天。我明白其中的意思。也许她的一生就仅剩这么一次机会能在广州玩了。爸跟妈通电话,叫妈要穿好衣服,不要着凉了。虽然是很普通很普通的话语,但我能感受到这其中包含了多少的感情,多少的担心。

跟妈说了,让她在广州玩几天再回去,她答应了。

姐夫,外甥,我,还有妈,来越秀公园,妈很开心,跟小孩一样,毕竟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也是仅有的一次。以前有个愿望,等以后赚到钱了,要把妈妈接出城里住,要带着父母去旅游。但我知道,我实现不了了。妈等不到那一天了。跟妈拍了好多照片,我希望尽可能多的留下妈的身影,留多点我跟妈妈的回忆。我多希望时间能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

晚上,带妈去夜游珠江。看到电视塔亮了,妈赶紧叫我跟她拍照留念。妈的笑容很灿烂,但我的心在滴血。只是,她不知道。

第一次,带妈游览公园。

第一次,带妈夜游珠江。

第一次,带妈坐地铁。

也是最后一次。

在广州的那几天,都是跟妈一起睡。原来,睡在妈妈的身旁,是那么的安心,那么的幸福!

回家后,妈除了有时咳嗽,就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叫谁看都不像个癌症晚期的病人。

每次听到妈咳嗽,我的心感觉都快要跳出来了,会立刻问问妈有没有咳血。

自从知道妈的病后,每每都是很晚才能入眠,只要一听到有咳嗽声,立刻就会惊醒,然后跑到她房间看看。我是多怕一觉醒来就找不到妈妈。很多时候,我都在以为,这是个梦,是个很恶很恶的噩梦。多想我不用醒来,那样就不用面对妈妈的病情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的心就绷得一天比一天紧。因为离危险期越来越近。有时候会安慰自己,世人谁不是一天一天逼近死亡。但又有另一种更强烈的声音回应我:管他是不是所有人都在逼近死亡,反正我妈不能死。

一段时间,我都处于崩溃状态。每天都在担心恐惧中度过。同学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其实,他们都担心我,只是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

可怕的事终究还是来了。

妈咳的血越来越多,吐出来的根本不是痰中带血,根本就是一口一口的鲜血!我的心被刺得很痛,很痛。以前哭的时候都不敢让妈看到,但现在,眼泪根本就止不住。我很慌很慌。谁能打救打救我的妈妈!

妈住院了。在医院打了止血针,还是止不住。盆里又吐了好多血。家里的亲人,妈妈的姐妹那些,都过来探望。阿姨她们一进到病房,看到盆里的血,个个都忍不住哭了。妈也哭了。

妈很辛苦,呼吸困难,咳的时候胸口又痛。大家商议,把妈转到高州人民医院。还好,在那里,病情有好转。住了半个月,妈的病情得到控制,在端午节那天,妈出院了。只是,从那时开始,妈的身体越来越消瘦了,胃口也不好。一下子,感觉妈老了好多。在我们的眼中,在邻居的眼中,妈妈一直都是一个女强人。妈今年60岁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病,跟同龄人相比,她会显得年轻好多。

5月26开始,妈就一直发烧不断。有时一天一次,有时两三次。白天,半夜。退烧药喝完一瓶又一瓶。发冷发热。咳嗽药水也是喝完一瓶又一瓶。中药,西药,一直不断。妈说,大森林里的退烧药跟咳嗽药都被她喝完了。

住院越来越久,妈的疑虑就越来越多。常常问,为什么她的病就不能好,病房的病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唯独她的会越来越严重。我们只有安慰她说,每个病人的病因都不一样,需要治疗的时间也就不一样。每每说到这些,妈的眼泪就会忍不住直流。妈说,她还不想死,还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她还没看到我跟弟成家。我的心痛了一阵又一阵。我是多么的不孝。我这一生,都是在妈妈的担心中长大的。读书时担心我考不上大学,毕业后担心我找不到工作,工作后担心我找不到好归宿。现在,她没时间看我步入婚姻殿堂了。

感觉医院成了我的第二个家,每天穿梭于家和医院。白天我在照看,晚上轮爸爸或者弟弟照看。思怡梓豪由于大家都时间照顾,送去他们外婆家了。有时候晚上就自己一个人在家。以前从未曾想过自己会一个人面对这空荡荡的家,从来不觉得自己家原来那么大,内心空虚了,家大了。我是多怀念妈在家的日子,多怀念侄子侄女在家的日子,多想妈能健康的回到家!

在医院的时间比在家还多。目睹了好几个人的离世,被抬着出去。妈说,可能有一天她也会被这样抬出病房。我立刻会制止妈的话,说她又在乱说。我告诉她,她的病慢慢就会好了。可是我的心里却是害怕极了。我真的好怕那天的到来,好怕好怕。

病人都是想能有亲朋戚友能来探望。妈也不会例外。她也想多些人能陪她聊聊天,说说家常。家里的亲人,邻居,阿姨她们时不时都有过来探望,但每次探望都免不了泪水。因为大家都知道,见一面少一面,都免不了伤心。舅舅第一次来探望妈时候,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也是第一次见到舅舅哭,哭得那么伤心。

好久不见妈妈的人,都会说,"**,你怎么会瘦成这样"。妈一听这话,多半都会掉泪。她说她的病治不好的了,在熬日子。我多想一次又一次坚定的告诉妈,她的病一定会好的。可是,自己心如刀割。

由于爸在海南工作,平时都是很少回家的。因为妈的病,爸是想一直在家的。但妈说在家那么久,对海南的工作不好。每次爸回来一段时间,就被妈劝说去海南了。爸其实很想在家的,但又怕妈怀疑她的病情。其实她不知道,爸能陪她的时间不多了,她能跟爸一起的时间不多了。爸在海南的时候,每天一个或者几个电话回来,每一个电话都离不开,你妈还发烧么,咳嗽么,咳血么,痛么,吃得下饭么。满满的都是牵挂,都是担心。我知道,爸的心一直在家。

其实,隐瞒妈的病情不让她知道,我真的不知对她是好是坏。她问过几次我,她是不是得了癌症。我都一口回绝说不是。如果不是癌症,她一定以为自己是会好起来的。她太舍不得离开了。只是她不知道,魔鬼一步一步在向她靠近。我觉得好残忍好残忍。

每换一次医院,就得交代医生护士,帮忙隐藏实情,生怕他们说漏了。

在根子住院的时候,有次妈对我说,叫我带她到街上走走。但我没答应,因为我怕她会很累。晚上看她实在无聊,才陪她到医院的地院慢慢走几圈。现在好后悔,我当时为什么不答应她陪她去街,为什么不慢慢陪她走。没有机会重来了!

除了用医院的药,我们也一直寻求偏方。每听到别人说谁谁那里有偏方,心里就会踹着一些希望。无论什么偏方我都信,妈妈说我很傻,很容易受骗,就算是路人都可能把我骗走。其实她不知道,我只是想给多一个希望自己,给多一个希望家人。虽然结果都是徒劳无功。

妈妈呼吸越来越困难,医生开了单去做一大堆的检查。不能吃早餐做检查,拍了好久的队。做喉镜,做X光。。。。。。而且还是不能吃早餐,又要排好长的队。检查完,在回病房的电梯上,妈饿晕过去了饿晕过去了。爸立刻抱妈回病房抢救。抢救回来了,但吃什么吐什么。医生说不能离开病人,有什么情况要立刻报告。我心里好混乱好恐慌,好怕好怕妈就这样走了。幸好,抢救回来了。

检查出来说肺积水,有血栓,医生说,血栓如果塞住呼吸道会随时有生命危险。

肺积水,需要做穿刺。看着医生帮妈打麻药,用手术工具直接穿过背部插入小管。妈一脸痛苦状,我一直看在心里。爸一直不忍妈受这种苦,想不做这个手术。可是谁会希望妈受这种苦呢,谁的心里会好受呢。

妈的胃口越来越不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有时她说,吃饭比吃药还难吃。从开始的吃饭,越来越少,到后来吃粥,也越来越少。每次问妈想吃什么给她买去,她都不想吃。妈其实挺喜欢吃苹果的。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叫我买些苹果什么的,往后就连苹果都不想吃了。说连苹果都觉得是苦的。但我每次都会出去买些水果回来,不想吃都逼着妈吃一点。

妈的手被针打得都肿了,密密麻麻都是针孔的痕迹,根本就找不到地方打点滴了,有时候护士要试几次才能找到地方打。

时间一天天过去,妈妈一天比一天憔悴。每晚都睡不好,每晚都在痛苦中度过。妈跟我说她好困,但疼痛让她睡不着。我祈求上天,让我妈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哪怕是一次!但苍天太狠了,一次机会都不。

病痛把她折磨得不成人了她偷偷藏了老鼠药,想着自杀。每当痛得受不了的时候,妈都会跟我说,让她走,让她下去见爷爷奶奶。只是,我如何舍得让你走!别人都说,癌症的人,很多都是痛死的。刚开始吃止痛药,之后打止痛针,但越来越无效,止痛针已起不了作用了一天要打几次。但是,我的妈妈妈一直都没有自杀过,她是何等的坚强,何等的舍不得我们。但她是要受到何等的病痛折磨!

2014年11月11日。

那令我伤心欲绝的日子。

妈妈走了。

当天哥跟嫂子还没有回到。

那天从医院回来,妈就很不舒服。也是跟往常一样躺在床上。五六点的时候喂妈吃了饭,阿姨就跟她同电话。大概7点多的时候,帮她洗了澡。那时她连换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上厕所都是扶着去的,但根本没有力气走回房间了,叫弟弟背回去。差不多8点的时候,妈妈越来越难受,呼吸越来越困难。爸说,你妈可能不行了。堂叔他们也过来了。爸,我,弟都守在床前。妈说,我不行了,撑不过今晚了,可能等不到你哥跟你嫂回来了。想着打些葡萄糖点滴可能会好转,便叫村里卫生站的人下来先急救打些点滴,但针水已经打不进去了。我们眼泪都止不住了,爸爸也哭了。第一次看到爸爸哭,他是那么的无助彷徨,哭得跟个孩子一样。我跟弟弟都忍不住大哭起来,竭嘶底里。但所有的呐喊,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天塌了,真的塌了。妈的脸越来越抽搐,嘴里还有话想说,但已经说不出来了。满头都在冒冷汗,毛巾根本擦不完。妈,你怎么能走呢?还没见到哥嫂子,你不是还有很多话还没有给他们交代么?妈的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弱。。。。。。身体越来越凉,越来越凉。。。。。。妈走时的嘴角是歪的,她一定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没有说完。

老天,为什么那么残忍,连话都不让我妈说完就把她带走了。我痛恨苍天!那天,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咫尺天涯”,什么是“锥心之痛”。但是,妈解脱了,她再也不用忍受病痛的折磨了。

妈走了,那晚,哭的头都麻了,感觉没有知觉了。那一段时间都是夜不能寐,失眠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每晚差不多都会梦到妈妈。有时是她生病前的磨样,有时是病后的憔悴样。但常常不语。我多想她能跟我说说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概就如我。

2015年2月17日。

妈妈走后的100天。按照乡里的习俗,我们兄弟姐妹要到祠堂烧纸折给妈妈。那天姐姐姐夫还有外甥他们都来了。姐去买了很多东西烧给妈。我又忍不住在祠堂哭了起来。外甥问我为什么哭了,我说没事,眼睛进沙了。妈真的会收到我们的心意么?但我情愿相信,妈会受到我们的心意的,一定会的。

妈妈走后的第一个春节如期而至。家家户户贴春联,放鞭炮。对我而言,这个春节大不一样。热闹是人家的,喜庆是也人家的。这个春节没有妈妈,我心里只有灰暗。妈,叫我如何不想你,如何不念你!

年初五的年例,也如往常一样。亲戚朋友如期到来。阿姨来到,口快说了妈的名字,眼睛立刻红了。我能明白这种感受。是啊,往常妈妈都在的!我们如何能习惯!外婆的到来,爸一见到外婆,就眼红红的。爸看到外婆想妈妈了。可能会觉得没照顾好外婆的女儿,愧对外婆。外婆也掉泪了。(其实大家都没把妈妈的事告诉外公外婆)。别说爸眼红,我都掉泪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冲进房间。今年的年例没有妈帮忙,真的是忙得手忙脚乱。一天下来,我觉得比登山还累。可想而知,以前妈妈是有多累。

2015年5月10日。

妈走后的第一个母亲节。

往年的那个时候,都会打电话跟妈说声祝福,妈会跟我说说思怡听不听话,梓豪的加减法有没有进步,有没有说美姑什么时候回家。或者问问我工作怎样,感情怎样。或者还会说说邻居家四奶的事,或者说说她今天跟别人打牌赢了多少钱。只是今年,这个节日与我无关。外面卖的康乃馨很美,很美,美得很刺眼,让我不敢多看一眼,我怕会刺痛眼睛,以至弄湿我的双眼。我多想拨通那个号码,只是那边传来毫无感情的声音:你好,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以后都是空号了。

空间,微信,都是关于母亲节的话题。跟妈妈的合照,跟妈妈的庆祝,送妈妈的花。铺天盖地的刷屏。感觉把朋友们的妈妈都见了一遍,但唯独见不到自己的亲妈!羡慕,我是有多羡慕他们!

妈患病的日子,差不多都是我在陪伴着,妈住多久的医院,我就住多久的医院。很多人都跟我说,辛苦了。但我一点都不觉得苦。那时我就想,我还能陪伴她多久呢,她还有多久的时间让我与她相伴呢!如果当时我没有辞职回家照顾妈妈,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世间上最奢侈的,就是陪伴!幸好,我没有失去!

妈,没有你的日子,天还是如常,四季也如常。外面的人也如常上下班,上下课,逛街,喝咖啡,聚会。。。。。。只是我不能如常了。我心里永远都会多了一份不舍,多了一份留恋,多了一份无奈,多了一份牵挂。这些,都专属我的妈妈。只是,这份牵挂,这份思念,我只能把它埋在心里的最深处。因为,我们之间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

妈,没有你的日子,走到你走过的地方,只为感受你的存在。有时会幻想你在大厅坐着,或者在门外那张水泥板坐着与路过的人打招呼。有时会生气,有时会大笑。

妈,没有你的日子,我一样那么想家。以前读书的时候,想你了,想家了,就会寄封信给你诉说我的思家之苦。我知道你会一边看一边流泪的。记得哥第一次外出打工寄信回来,你也是一边看,一边哭的稀里哗啦。到放假了,想回去就回去。只是现在我找不到回家的理由。有时会很想思怡梓豪,好想回去看看。但我怕面对那空荡荡的家。没有你在的家,感觉都像是空荡荡的。以后回家,你都不会打电话问我回到哪里了,再也没有热腾腾的饭了。

妈,没你的日子,我不愿让爸自己面对你不在的家,我怕他自己在家的时候想起你。所以爸每次回家,我都想回去陪他,即使我已没有以前回家的那种欲望。现在每次回到家,看到门前长满的野草,心里就一种说不出的难过。看着家里的一砖一瓦,一桌一椅,都满满是你的影子。物是人非,大概就是如此吧。从来没想过你会有不在家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家里的大门会时时紧锁的时候。但一切都在意料之外。

妈,在人间的时候,为我们四兄妹操了一辈子的心,还没想过一天的清福,一辈子都在省吃俭用。就连过年回家给你的钱都舍不得用,都把钱藏起来了。有一天跟我说,床底下藏了多少钱,哪里的罐子藏了多少钱。万一哪天她走了,叫我取来用了。每每想起这些,都是一阵阵的心痛。

妈,你在人间受了那么多的苦,天堂没有病痛,你要好好的走!我们都会好好的!还有,你不用担心爸,我们都会好好孝敬他的。妈,你想我们了么,想思怡跟梓豪了么?总有一天,我会笑着跟大家说起你。I believe,time heals wounds .

只是,我又想你了,又想你了。一想起你,就会陷入无尽的回忆中,久久都出不来。相思不得解,是如此的难受。

有一个人,她永远占据在你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温柔你的整个世界。那个人,一定是妈妈。

  • 2
  • 1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AmyAmy

    作者积分: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空间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