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情感美文 >爱情随笔 >文章内容

痴人说梦

2017-11-08 18:30来源:美文网作者:随心文笔点击:0...

我是个性格古怪的女孩子,我大抵是二岁的时候开始记事的,那个时候奶奶每天会煮一个鸡蛋给我,大人们为了鼓励我快快学会走路,便用食物来引诱我,母亲说你从哪里自己走过来便可以吃到这个食物了,我当时咿咿呀呀屁颠屁颠连滚带爬的朝着食物的方向扑过去!在九十年代陕南乡下有一个风俗习惯就是当小孩子周岁那天同时给他几个东西,让她选择,有铅笔尺子还有食物和钱,小孩子选择那个就代表他以后发展的方向,很不幸我选择了吃的,大人就说我没什么志气,现在想起来是多么荒谬,小孩子懂什么?小孩子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吃的。对于一个一周岁或者二岁的孩子来说,知道食物是可以吃的,但他又怎知道尺子钱笔是用来干嘛的?对自己没有用的东西当然不会选,对一个幼儿来说尺子钱都是没有用的。选择食物是人的本能,是人的天性。其他的才是后天形成的。当然我的确没什么大的志向,至少我不想成为一个只有钱的暴发户,也不想成为一个成天知道照镜子、只知道涂眉毛沫口红、只知道不停的补粉、只知道想让男人送奈儿LV、只知道以为外表就可以嫁入豪门、只知道搞脸不搞大脑的女人!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没有志气。

就像单位里的一个屌丝女,每三个小时画一次妆,前几天问她一个人住吗?她说和男朋友同居,我说那你们AA制吗?她当时还笑话我说怎么可能AA,那我和他住干嘛?昨天一起吃饭又说她花钱很快但也不会要男朋友的钱,说话很矛盾,前几天还说生日谁谁送花了谁谁送了几百元钱,这种喜欢贪图小利益的女人他男朋友是怎样的,她的品味可想而知。

由于物质的匮乏和信息的封锁,长辈们的那代人封建迷信是可以被原谅的,然而今天有很多的七零后九零后甚至零零后,也有很多跟风无知愚昧的人。我觉得着真的是一种悲哀。

我小时候是爷爷奶奶陪着我长大的,老人带孩子都很溺爱,记得我四岁的时候父亲出远门后,母亲也要去地里干活,然后我的母亲向来和她的婆婆关系处理不好,我自然是被她锁在屋里的,那时候我上午饿了奶奶会从窗子里给我递进来一碗饭,等到晚上母亲回来的时候,她打开门后,发现地面上几个地方都是我的排泄物。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多么无助,白天我把手伸出窗子上的钢筋外,脸贴在窗户上,脚底下踩着一个十五工分的四腿小凳子,我有时候会孤单,渴望有人和我说话,所以我常常叫喊,奶奶,奶奶,有时候我奶奶在家就从她的屋里出来了,和我说话给我送吃的,她陪我一会就要去忙了,我知道她在家我便不在叫她了,我一个人傻傻的看着家门前杏子树花开花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直到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深秋的天,那天我和往常一样依旧站在那个15工分高的四腿凳子上,手拉着窗子上冷冷的钢筋,脸贴在窗子上目光朝着窗外的远处看去,我渴望自由。就在我痴傻间,突然有一个和我一般大小的小女孩在叫我,晨晨,晨晨,关晨晨?我急忙答到,你是谁啊?你是谁?她跑过来站在窗户外面,和我说话,她是一个穿着很脏很薄衣服的小孩,她的脸蛋红红的而且有细微的裂开的小口子,很干很干,大抵是因北方的天气干燥又没有护肤品的缘故吧,她叫李锐,那时候和我说了什么我也不太记得了,貌似是安慰我的话,我记得我和她交谈的时候,我几乎是激动和哭丧着的口吻和她交谈的,那个时候我大概只有四岁她三岁,我们都是刚刚学会说话的,而且有的拐弯的话我们都不会说,明显她还没有学会说话,她只会走路,她一边咿咿呀呀的说了些话,就奔奔跳跳的,我说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但是我唯一记得的是我告诉她我饿死,奶奶不在家,母亲也没有回来,天都快黑了。

她听我说完这些后,她跑了,我很难过没有人陪我了,大概过了一些时间她从远处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只见她手里拿了几个刚从地理拔出来的红罗卜上面还有泥巴和绿色胡须一样的叶子,她在她衣服上搓了几下给我了二个自己留了一个,她告诉我这个是可以吃的,她支支吾吾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向我家房子右侧的方向说哪里有一块地是他家的,他爸爸常常在哪里拔草,我拿着她的红罗卜吃了起来。她便说我要回去了,天快要黑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盼望着她的到来,确实她几乎每天都会来找我陪我说话,给我带来了快乐让我不在孤单,她的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多了一些色彩和温度,她有时候也是几天不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父母又时候不让她来。

后来我实在是渴望自由,我有一个二叔,他是我父亲的弟弟,那个时候他没有读书了,他也工作了,他大概20岁多点,又时候二叔下班后回来站在窗子上和我说话,给我买零食吃,我小时候为什么那么贪吃?我至今也想不明白,大低是因改革刚刚开放中国很穷的缘故吧,后来我开始学会自己开门了。母亲只是把里面卧室的门锁了起来,但是我可以从里面开的,由于我小的缘故我不会开门,那天我二叔过来对我说,你想出来玩吗?我做梦都想,然后他说我教你开门,他站在窗子外面指导,我按他说的做,可是我实在是太笨了,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我急的哭了几场,每失败一次哭一次,第四次终于把门打开了,我自由了。

我三岁读幼儿班,很聪明,是班里最小最可爱的学生,我坐第一排,每次老师都是出一些50以内的加减法和一些汉字,我每次都会被叫去答题,由于我够不着黑板,漂亮的女老师把我抱起来答题。后来我读学前班到6岁我读二年级了,有一天我用雪球把一个一年级的孩子鼻子打肿了,后来人家奶奶找我母亲,后来母亲生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又让我从学前班开始读,就这样白白浪费了我3年时光,3年对一个人来说有时候可以意味着一生,3年可以决定一个孩子的高考,3年可以谈一场很漫长的恋爱,3年可以让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死10次。 那天晚上母亲决定那个事,我哭了很久并且请求她不要,那个时候我已经6岁了,我已经很懂事了,我求她也没有用,母亲决定的事,我向来改变不了的。就这样我从学前班读到2年级用了六年的时间,从那以后我性格变的不在活泼了,变的胆小而且心里扭曲了。

小学的事就不说了,后来到了初中,我有点叛逆,我不喜欢按照大人说的去做,因他们说的都是错的,他们的判断和见解大多是狭隘的错误的,但是他们觉得他们是对的,非要强迫着我去那样做,我不那样做他们就要打我,我只能那样,结果错了,后果往往是我自己承担。

母亲是一个很自私的人,而父亲是一个没有大脑的人,他不会思考更没有主见,只能全部听母亲的。而且我父亲是那种很懒惰没有责任感的人,也很自私,但是自私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常常希望别人能为他们着想,常常把你要为我着想挂在嘴边,30出头就希望子女不在花他们的钱,希望他们的父母能给他们钱,能为他们养孙子,换做是他们打死也不会帮他的女儿养他的孙子,到了40岁又希望子女能给自己钱,总之喜欢白日做梦!

我13岁开始写东西起初是写日记,后来写一些作文,在后来散文,小说也写但由于太长至今没有写成一篇完整的,我太忙为了生活,从13岁开始我便觉得我也许以后会走这条路,也许会在这条路上,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直到死去。

所以我的理想也就是一直写下去,直到老死的那天,我这个想法在父母眼里是可笑的,世人可以原谅徐志摩的风流,可以原谅张爱的一只残笔写苍凉,但他们不会原谅我!然而我在这条路上和他们越走越远,他们始终自私的活着,而且我始终爱着我爱的,死死不放的活着,我们谁也不肯妥协,所以我们势必越走越远,似乎唯有隔离才能解决冲突。

除了工作外,我在生活上我是一个笨拙的人,在我22岁以前我不爱说话,不爱和陌生人交流,甚至迷路了也不会问人,每次家里来了父母认识的我不曾见过的人,我都会安安静静的,傻傻的站在哪里,等到父母让我叫叔叔的时候,我面无表情的用一口尖锐的奶娃娃音和客人打招呼,说完后我便回到卧室,父亲上我给客人倒茶我才会去,不然一般会一直傻傻的站在哪里。22岁以前我是很害怕家里来人的,因为我不懂的人情事故,也不会接人待物,每次有人来家里找我父亲的时候,我只会说一句我爸爸不在家,便一直傻傻的站在哪里,我不懂的招待人,也不懂的和人说话。

有一次我16岁,一个30岁左右的叔叔来我家里找我的大人,我就说了一句我爸妈不在家,然后就没有话了,我就回到我房间写作业去了,独留那个人一个在客厅,过了些许分钟,他便自己进来我的房间,我房间门是开着的,他敲了一下便进来和我说话,当时我惊了一下,傻傻的望着他,他便微笑的说,你爸妈不在你不请我喝口水吗?我立刻起来去拿来保温瓶给他倒了杯水,他又请求要喝茶,我开始迷茫了,我家的茶放在哪里我从不知道,后来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名茶和毛尖,我给那个人泡了茶后,正当我回房间写作业时,他开始和我说话了,我就站在他前面,当然是一问一答式的交流,他让我坐下来,我便坐了下来,和他的交谈自始至终都是问什么回答什么。

我发现不会撕开零食袋子,每次用牙齿咬总会把袋子撕烂零食流的满地都是,我试了很多次才找到了技巧。我又发现我不会吃鱼,每次都被鱼刺卡住喉咙,小时候常常被鱼刺卡住,后来落得个只能喝鱼汤吃鱼皮,手机没有电后我就是个彻底的废人了,我连续半年每天坐那趟车,却还是不知道那趟车附近的站点。父亲常常说我走路跌跌撞撞一轻一重的,后来高中到私立学校学别人走路学了够久,可是我还是不能像人家那样优雅的淑女那样的姿势,我常常用迅速快捷的方式行走。我想给喜欢的男人织条围巾,后来特意让母亲教我织,我学了很久都不会,最终我还是不会。母亲非逼问我你要送给谁?让我说出送给谁我宁可放弃让她帮我织围巾的请求,母亲还会绣花,我也想绣,可是我的手实在是僵硬的。我起初买东西不会讲价!同样的东西我去买和别人买老板要的价格都比我的低,后来母亲告诉我400的衣服大概200多,专卖店一般都打折,后来我学会了,但每次由于心软觉得人家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而不砍价。我常常买很特别的东西,回家都觉得不实用一放就是很久,最后搬家就只能是扔了,但我又管不住自己,在我最穷的时候我还是要买。总之在生活上我几乎是个废人。

后来我18岁逃离了他们,我终于自由了,我学会了煮速冻水饺,炒青菜之类的简单的,我一直会洗衣服,14岁的时候起初烧水不知道那种程度水才算开,就用手去摸温度后来手烫了几个大泡,后来母亲说水煮出了泡泡就算开了,幸好现在的烧水器开了自己会断电。

即便如此!好在我会看莫泊桑的讽刺小说,我为安娜卡列尼娜那种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生活,不惜做逆人心,违背道德伦理的事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而感到敬佩,我也敬佩杜拉斯敢把自己年轻时候那种在世人看来是羞辱的事写到极致。

我还懂的欣赏苏州的评弹,那种调调真的很像回到了明清或者是南宋,昆曲杜丽娘的游园惊梦不管是在电视上看还是在茶馆,每次都很享受!我穿衣服,喜欢穿宽松的特别的。有一点西班牙和丹麦风的。我只喜欢白色和黑色。或者白色和黑色类的颜色!

生命是一片阳春白雪融化之后便现了原形。

  • 0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随心文笔随心文笔

    作者积分: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