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感人文章 >亲情 >文章内容

我的农民老爸——窦明媛

2017-04-18 12:01来源:美文网作者:膜法豆子点击:4582...


我的老爸是一位农民,地地道道的老农民,一辈子都在和棉花地打交道。除了家人,最让他挂心的,也就是家中的那几十亩棉田。
最开始,老爸还是一介书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因为高中文化毕业,还很荣幸的当上了乡里的教师。但好景不长,因为计划生育,便举家搬迁到了新疆。九几年的时候收成不好棉价不高,很多撂荒的棉花地。为了能让我们吃饱饭,爸爸义无反顾的下了农场,成为了一名农民。
和农场干部沟通好承包合同后,第二天就借了一辆没有刹车、露着油箱水箱、转轮的破拖拉机把全家接到了地里。我坐在高高晃晃的行李上面,很茫然的看着所望之处的荒芜,一路上都没有人家、没有房屋,因为刚开春,我甚至都看不见一丁点的绿色。到了自己家的地,满眼的旧红柳就像小树林一样成簇成堆的长在地里,站在高处都看不见地块的分界线,地里还有水,舀起一捧,红色的,全是碱水。从此以后我的整个小学时代的记忆,就是跟在爸爸妈妈后面在地里拾红柳疙瘩。勤俭的爸妈把它们捡回家当柴火用,一直到现在,二十几年过去了,家中院子里还有一大垛没烧完。看见它们,我就仿佛看见了老爸满手的血泡,我们一家人就这样和这块荒地战斗了很多年,终于变成了如今的良田。
刚开始种地的时候,孤零零的我们一家人,没有可以请教的人,也不知道去哪里请教。看见隔壁家的播种了我们就播种,隔壁家打药了才知道自己家的棉花也生病了,隔壁地老板不经常来,管地的维吾尔族兄弟又不懂汉语,着急的老爸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跑好几里地去寻汉族同胞。最记忆深刻的是九九年棉铃虫灾害特别严重的那年,那时候已经到了棉花成长的中后期,家中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去买农药,那时候还没有套种一说,棉农们不到秋天摘棉花是绝对见不着“回头钱”的。看着满地黄黄红红盛开的棉花花,老爸着急上火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带着全家人一起下地“活捉”棉铃虫。我们每人腰上系一个化肥袋子,顺着地膜一颗棉花一颗棉花花的去找棉铃虫。我和妹妹没有见过这样的虫子,浑身肉囊囊的,卷来滚去的不敢下手,老爸就编瞎话骗我们说这是坏蛋撒到棉花地里的害虫,必须得把它们消灭。就这样我和妹妹从犹犹豫豫不敢下手到眼都不眨捉到就一撕两半扔在棉叶上喂鸟。高兴的老爸直夸我们聪明能干。也不知道撕了多少虫,总之老爸那些天夜里不睡觉的在地里逮虫。也招来了好多鸟,喂得很肥,到后面棉花花都变成棉桃了,它们就吃地里种的、家里晒的向日葵。把瓜子嗑了一地。老爸也不恼也不赶,他说这些鸟都是好鸟,除害虫的。确实,在那个人力物力都匮乏的年代,最原始的办法还是一物降一物。
后来棉花价格越来越好,农场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到处都是拾荒、开荒的人。老爸看着眼红却没有行动,他说这样搞下去,棉花还会不值钱。可是他依然本本分分的种着棉花。老爸的话没有言中,零八年那年,家里受灾了,满地的冰雹把即将收获的棉花全打在了地上,老爸顶着冰雹蛋子要往地里跑被老妈拉住了。鸡蛋黄那么大的冰雹下了不到三分钟一年的劳动成果便化为乌有,老爸急的跳蹦子哭,老妈哭着劝他:老天爷不让你吃饭你有什么办法……老爸便安静的捂脸哭。冰雹一停老爸便骑上摩托车从场部赶到地里,等到了地里,农场的领导都在,电视台的人也来了,杂七杂八的二三十号人在我家地里察看。放眼望去,地里一片白,看的清清楚楚,棉花都是光杆杆在风里立着。一年的心血就这样没了,老爸弯腰捡起一把冰雹蛋子,半天说不出话来。那年棉花价格有史以来最高,一公斤将近卖到十几元,我们的新家就在棉麻站跟前,每天都是大车小车的卖花人。老妈的脾气也是那一年最暴躁,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谁家又来卖花了,他家没有那么多棉花地,哪里来的那么多棉花。也就是现在大家说的“花贩子”,想让老爸也出去倒腾一下棉花。可老爸干脆在家里睡觉,不是自己种的,他看不到眼里去。老妈便一整年都在唠叨他是个死脑筋。可是没办法,很拧的老爸才不管老妈怎么唠叨,该浇水浇水,该铲地铲地。那一年富了很多新棉农,我家还是老样子,老爸也不眼迄别人,还是不慌不忙的收拾着自家的那块地。
再往后,开地、种地的人更多了,老爸还是心满意足的种着这些地。但是他自己也说:地是越来越不好种了,以后你们还是不要种地了。他说的话现在有些应验了,地确实越来越不好种。地里撒的化肥越来越多,水越来越不好浇,病虫灾害越来越多,自然灾害也在一步一步加重……但是老爸还是种着他的那些地。面对这些问题,他才不觉得是问题。撒化肥多因为地种的太久了,被榨干了,人长得快了还要补呢,何况是地;水不好浇可以安滴灌;病虫灾害多无非就是多打几遍农药;自然灾害多还有保险呢,老天爷总会让你吃口饭。老爸还是安心的种着他的地,打牌、垒麻将是从来见不到我老爸的。要找他,得去棉花地。
今年,家里的地又被老爸改良成了机采棉花地,他说:要跟上时代进步的脚印,要积极响应国家政策,支持发展农业机械化。原来阡陌纵横的棉花地变成了一个条田,一眼望不到边。我问老爸:当了一辈子农民,把一片荒蛮变成如今的条田,您现在是不是特骄傲啊?老爸站在轰隆隆的播种机边说:“我当了一辈子农民,最骄傲的还是你们姐妹仨都能上大学,你当了警察,你妹妹是医生,马上你小妹也高考了,这才是我最骄傲的。”
一阵风和着沙土吹过来,我就这样笑着流泪了。

  • 1092
  • 28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膜法豆子膜法豆子

    作者积分:10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