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 >美文随笔 >文章内容

春风不曾舞桃花

2017-09-13 20:27来源:美文网作者:柳书眺灯堪剑人点击:11...

倘若仰天长啸不接壮怀激烈,那我此时就是愤懑转为相思。弹指几年光景,是当初,片片白云身化朵朵光阴,赶着不愿远走的人儿,默默别过稍来即去的树影和荒域高原常年盛开的冰雪,从细沙里抬起脚来千里南行。

也许,在别离的这一刻之前,都不会有人发觉,那个徘徊很久一直不愿离开的地方,一年年夭夭展露的桃花,早把一颗心塞得满满当当。以至于,在这如画江南雾雨迷蒙的夜里,昨日离别如在眼前,眨眼便教相思成诗。

雨微凉,人无恙。已不能看清愁绪初次卧怀时,是风卷雪涌,还是遍地桃花。只依稀年少,且有个捅穿江湖的小梦,把一杯蚁酒,倏而倒转山河。大概这便是少年应有的模样,就像花儿开在它的季节。那么,那个身在荷花环绕岸柳成烟的江南桥头踅来踅去至今不肯离去的人儿,此时该是什么心境?又或许只是在等一个人来。

盛开在黄河两岸的满树桃花起舞人间几十里地,随流水,逐离人,十年百年化一杯点滴就可醉人的美酒,香味入鼻,却无半点胭脂气。满身风雪的游人,喝这般美酒,梦那一剑光寒十九州的小梦,眼眸里尽是江南的温柔。只因为有个清绝温婉的江南女子,在夕阳金辉初照人间的时候,似一抹烟霞,袅袅婷婷,从流水桥头到青石小巷,从池水亭榭到小小阁窗,直至走入我心田。

银钩俯仰,葬十二章好梦;孤魂枕霜,听檐铃声入睡。云路过婆娑树影的尽头,小庙里斑驳掉落的旧漆或者在想,要是能得一把不绣章纹绣桃花的油纸伞,再来配这好景,哪怕是在骄阳的笼罩之中,也能荡尽尘埃,让往事绽放出应有的色彩。只是这三三两两的飞鸟,总是惊起一宿好梦,中断一曲酒歌,让霜雪化作梦境,转而被檐铃声震碎。

悠悠池水几经清浊,百二十座武当,多少钟楼鼓楼,可是化了尘土,让明月空等清风几个八百里。那一日对面人去,余我手执酒杯,独坐江边小楼,看帘外大雨侵袭不改颜色的孤寂。雨雾蒙蒙起,种种愁绪是这桌上七躺八歪的豆粒。举杯展喉,应是饮不完的相思酒,也传不出烂滩头。于是,才打趣:可怜春秋六两酒,天不予我好文章。

匆匆旧时候许多闲谈,有人言:今夜,倾城之雨不能敌我心中猛虎;但,皈依我佛方不负七尺之躯。一句笑话,稍稍冲散心头郁结,自己终究不是追求清心寡欲的人,何况还一直念念不忘那跃马山河路,挥鞭荡五洲的豪侠梦。当然也是要有酒有桃花才行。

时间就像流言,正好应了那句,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我爱千寻高崖上的十里桃花,也爱那个清绝温婉的江南女子,但最后,都只能任她住在我的心尖,却无缘走入这画卷。

今年三月春风正满时我看江南十里城郭,烟柳照水乱花迷人眼 ,却不曾舞起桃花,不知来年会如何。

  • 105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柳书眺灯堪剑人柳书眺灯堪剑人

    作者积分: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空间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