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位置:美文网 >原创美文 >原创精选 >文章内容

恋恋总是情

2017-04-05 21:37来源:美文网作者:慕凰子点击:3717...

                    恋恋总是情

                            

【归恋】

 大学旅途的第一次寒假,列车赶往家的途中到处深感阵阵凉意,渐变肃杀的气息越来越浓,每到一站我都后悔没有多穿点衣服,依然任性倔强地穿着单薄的衣服在站与站之间来回穿梭,冻得浑身发抖。随着旅途的第一站刚刚结束,归家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我与同伴更期望着踏在了故乡的泥上,欣喜与热忱同行。

许久不闻故土芳香,思绪悠然荡漾,只是恐怕要经历南方这些年来不怎么有过的寒冷。

清晨,散不去的薄雾依旧浓厚,穿过窗户每一小格子之间小小的缝隙,隐约地能看见一朵朵雪粒落下,交织在一起是那么的可爱。于是我呆呆地望了好久,一直盯在了那朵形状最小、反射阳光最强的雪粒上,片刻闪了我的眼。

咦?我好像在那光影里看见了什么。

盛开的紫色薰衣草群旁,丁香般的姑娘弹奏着她那最爱的歌谣,忘乎所以地抖擞着红尘中一粒粒漂浮的颗粒,在天际之间自由组合在这漫山遍野,风吹摇曳着终究停留于我赠送于她的红衣裳,缓缓地、柔和地,温暖彼此的心房。不知是在梦境里还是现境里了。

当日出东方,窗格子上薄雾白花花地笼罩着,透过窗外,从故土生长出来的黄叶枝干早斑驳淋漓地快不成样子,一眼望去,萧瑟凄厉的寒风把原本青葱挺拔的柳条吹得快要压断了,夹杂着冰封的白雪,一齐攻击着这些看上没有丝毫任何防备的弱小生灵们。

我为它们捏一把汗,心里有些揪心地疼。

而在阁楼一角,江南小镇一曲琉璃殇吹遍了清润的涓涓细流,婉转悠扬的笛声不只是哪家姑娘有情调地吹着,梦境里我顺着笛声而去,只见小镇姑娘清秀如玉,玉环素装,风雅中不失格调,孤独中不失自由,绰影而闻,朝向花草丛生、蝴蝶群飞的附近土壤上随手踩下一朵紫色的蝴蝶兰,我漫着步伐走向小镇姑娘,把花相赠,与她共话把酒赏花,与她相融花香,一同装点这个漫长也很久违的冬天。

 

【鱼恋】

    年少时,父亲总喜欢钓鱼,那时我也跟着,对鱼也就情有独钟。

家里虽然比较冷清,但那笼子里养了有四年的黑色八哥依然还窜来窜去上下跳个不停,好像那黑绒绒的羽毛一瞬间在它的能量累积下变成了盔甲,想要冲破笼子的束缚,没错,有时小八也真够犟的,和我一样,是一头“倔牛”,都爱自由,只是它是鸟,我是人类,不过还是有区别的。区别大着呢!

还有就是对我来说有独特情感的就是鱼了,如果我同行了就不会了,没有同行的话父亲钓完鱼回来我就总会问,“爸,今天的收获成果怎么样啊?是不是很丰盛?!”父亲就会说还行,就是小的比较多,大的不过也有。

不知不觉,孩提时代对钓鱼习惯性敏感的自己如今父亲再喊自己也不想去了,并不是不爱了,而是时光带走了许多,比如不懂事顽皮的自己,比如那时钓鱼父子二人欢乐钓鱼的青葱回忆。

记得有名歌手艺名叫做带泪的鱼,我就借用一下吧,如果时光重来,我想我会用这四个字来题一首赠与于鱼的小诗,没错,门内水桶里还有四五条鱼游着呢,也不知那水到底是流淌下来的自来水还是鱼儿一不小心流淌下来的眼泪,不过我对钓鱼的兴趣永远不会变的!以后还会和父亲一起重度童年回忆的!

风吹弱草,久违的冰凝遮蔽着等你的游迹/雪花成水,你摆动着尾翼却故作欢愉的暂歇/二月,紫荆花飘香/容我岸上短影迷离/服我心蔷,微弱置形/水中倒影着长长的月影是深夜你婉转流连舞蹈的涟漪/恍惚间,我担心那冰冷的雪水会凝固你那闪耀着微弱光芒斑驳的外衣/于是无眠的自己静静望着天廊上的星光试图找寻一颗如你的模样。

 

【文恋】

时光如溅射的水花纷纷落在了二月紫荆花飘香落叶的表层上,淋漓尽致地与这一天傍晚黄昏洒下的鲜红斑点融为一体,梦境里又在幻想着,于是我顽皮地把时光揉捏成水果,切成碎片,零零散散地把果肉肆意地抛向曾经自己多次仰望星辰的天廊上空,好像在锻炼自己的眼力与判断力似的,多吃一块果肉就感觉自己的额头上多了一些斑驳的皱纹,呵,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自己还只是个年轻的孩子啊,处在人生观渐渐形成的时期,只是刚好成年了而已,怎么会感觉自己突然老了呢?

一定是这些年对未来、对自己的前程与梦想太过于期望了,死死地抓着一直不肯放手,好像一旦放开了手便如黑夜里找不到来时的路,逃离的出口就像被大块大块的巨石堵住了一般。

于是想要立马停止自己混乱的思考,看电子小说直到十二点左右还是没有感觉到一丝丝困意,又在胡思乱想、又在天马行空、又在置若罔闻,最难受的就是入睡前那不能立马进入梦乡的那那一短暂的片刻,脑海里像接上了无数个交叉分支的电线,通过中央电源汇聚一起,在脑海里形成个无数个有反应的电波,记得郭敬明《夏至未至》里面有一段也提到了“脑电波”这三个字,然而他说这叫回忆,无数个不能忘却的回忆,深深地扎根在我们的脑海里。我想确实有道理,可还是努力地停止这些回忆,因为凌晨一两点我实在太困了,我要入睡。

至于午夜十二点的入睡寒假过后似乎每天如此,痴迷上了电子小说,可电子屏幕总归是对视力有些许伤害,尽管伤害度还是很微妙渺小。

对文字当然痴迷忘形,可总还是有疲倦了的时候,我不是说在创作的时候,而是在专注阅览一本自己十分感兴趣的书籍时,看完一本接着找寻另一本,没错,这些都是我内心的归宿与栖息地。那就停下来休息,不去触碰它,转换思考去投向另一个自己也喜爱的事物上,国家教育制度里面还有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呢,总不能就单独集中精力在一个点上吧,好听点叫“片面”,难听点叫“瘸脚”。

就这样做吧,打开爱奇艺视频观看电影,什么电影好呢?

宫崎骏的动漫我一直爱,也是因为那流芳百世的《伴随着你》(天空之城)这首动听悠扬的纯音乐旋律吧,可我一开始打开的却是《千与千寻》这部电影,成年人回头望过去我们的童年早已不在,只得通过一些动漫影视来回味那些些许也许还在存亡几乎渺渺的儿趣记忆。

沉迷于动漫影视的自己几个小时后才突然反应了过来,原来天黑了,我的小屋子一片昏暗,于是关闭影视网页之后,内心那些童年往事仿佛就在眼前,停留了很久很久。

废话不多说吧,总是一味过去而不去展望未来终究不能体验到生命真正的价值所在。

快要月末了,一个月的最后两天,我身体内的一个灵魂就在对自己说,不就是月末,又不是年末,何必要这么把它当一回事呢,不要这么顾影自怜了,没有必要,何必那么哀伤!于是我的另一个灵魂而又接着占领了上风,貌似同时打着一个旗号的国家里出现了分裂与内部分歧,起了内讧,彼此不分上下,都想要把对方压制。于是它就说,你本来是那么敏感,月末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你不该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吗?这才是真正的你啊!

你在说什么呢,双子星座虽然天生的外表单向,内心多向分支,统称叫人格分裂,但你甘愿看着他活得如此累吗,我想你也不希望吧,那欢欢喜喜地面带微笑岂不是更好?你要比以前更快乐,去吧!还有我不明白到底是文字使你变得忧伤,还是因为你本来就忧伤的性格从此爱上了文字?

另一个灵魂不说话了,其实我在想是我身体里的第一个灵魂最后一句话一矢中的吧,我想也是。嘿,和我大一期间玩的还不错的女生她和我说的那句话道理还真有点相似呢,她说:写字的人也是希望那些不懂自己的人日后能够懂自己,作家也包含在里面吧 。后来我仔细想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才明白过来,原来写字的人也是这么悲伤,那还有什么去做然后才会让自己感觉到无比开心的呢?

终于仔细阅读完了《爱与痛的边缘》,读完以后是那么地刻骨铭心,仿佛一刹那魂断天涯似的,后来感觉不读小四的书还好,不会那么忧伤,读了以后整天魂不守舍似的,不知是不是自己发了疯还是怎么的,对小四是又爱又恨,不过转过来一想,不读他细腻忧伤的文字我也不会变得比以前更加坚强,事实的确还挺如此,嘿!

动乱不安的心灵呼唤着大地,渴望着万物能够比以前更爱自己,可怎么可能呢?

我们都需要爱,在爱人的同时也就难免会让另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受伤,因为那个人或许比你爱的那个人更爱着你,只是你始终未曾发现罢了。

而也许那个受伤的人多像我一样,不敢勇于追求,脆弱忧伤,其实理智一点,感觉自己的选择还是正确的,因为毕竟我就是那么地慎重,那么地考虑周全,那么地对生命如此的尊重。

我们的生命,为何有时脆弱的那么不堪一击?有些疾病真的就是那么的难以痊愈吗?那些飞来横祸比如车毁人亡之类的突发之事又是另人胆寒。对啊,事实的确如此,每一个灵魂都暗含在他们自身的肉体里,心声决定行动,于是我们都在这个世界呼吁、挣扎、彼此依靠,各自寻觅着彼此不同的归宿,只是我为街上那些沦落的乞丐感到有些惋惜,时常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他们会变得这样?好吧,想多了也很累。

敬畏生命,同时也畏惧着生命。

我想我再想关于生命的话,我是该好好检测一下自己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太艰险了,得停停。

                       

【雨恋】

    我是那么地爱着你,雨儿,多么希望你时刻靠近着抚摸我那激烈的心跳。

    我是那么地疼着你,雨儿,多么执念于你火烧火燎未曾变过天真的心庞。

我听见你在天廊上空轻声说爱我,那是完胜敌人始终坚守强大的战壕。

没有锋利的刀枪,没有错乱的误伤。

间隙流淌过的血水,敌人倾覆的罪殇。

一直在梦靥里淡淡微调,华丽的浓妆。

于是一轮炙热的灵体相互碰撞,即使暗淡无日了整个天光。

于是当我回首时,我多么希望一切可以重来。

我对着清香弥漫的紫荆花,你听见我说的吗?毫不理睬的神情惹得我多么想把你根茎叶掐掉。转念一想,还是不要吧,思想便激烈地做起了斗争。

还是转念回头吧,在羊肠小道里龋龋独行,也好过芳艳花草被人们的无情折落。

当我翘望站在秸秆杂草纷纷堆起的围场外时,那一刻我庆幸还好有到处遍布着是从天空向下绵延的温暖的阳光射线,它们像是神话传说里宇宙毁灭来临前的战士,穿梭游走于我周围,时刻保护着自己,空气中一点黯然死亡的气息它们都能立刻辨别,助我能稳稳地站在这里立稳脚跟。只是这些照射在我身上的光只能够供穿着单薄衣服的我暂时取暖,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我脑海里便越想越糟糕。

于是我赶紧跑向阳光积累量看上去比较多的地方。

深谙色的剪影重叠于荒野凄凉的丛林,交杂在一起发出裂变的浑浊声,其中有几片打着湿冷的光影穿行在泛黄的翠绿叶片之间,缓缓地,清脆地在格子块状的地面上发出忧伤的铃音,于是我惊讶地怀疑是不是雨水突然的降临。

那是我梦中的雨儿,我一直眷恋的雨儿呀。

    雨儿,快来临吧。

在万分焦灼的等待中,我想象此刻田野滴落清脆的雨滴声,咿呀咿呀搅杂在润嫩的土壤里,倦怠了呼吸,倦怠了呼吸,小雨珠摸索着逃离的通道,顺着自然的沿线边际,隐约间原来那是我的喉咙,不大不小的圆球,紧张地跳动着。

奇怪,它又没长翅膀,怎么还会在空中有半刻停留?

它们又敲击着喉结,是那么迅疾张弛,不断地在我皮肤表面发生激烈的碰撞,交错泛泛那让人感觉深不可测的丛林里,逐渐地伸缩着,直到我深黑色的瞳孔再也映射不出一点微弱的水光,最后只剩下那淡淡的伴着花朵一同落下的雨儿,稳稳地浓烈地与大地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交吻,而此刻时不时雨珠内部偶尔还能投射一丝丝紫色美丽的迷情之意,躺在我的双手掌上,它们是那么的可爱呢!

河畔闻风,之我淡妆/雨凄俏凌,抚我雀夕/舞野丽装,笑靥桃花/华殇曲笛,佳人思雨/舍我涟漪,拨尔浣巾/情思如水,恋恋往期/未曾倦怠,深厚心惜。

 

  • 127
  • 32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慕凰子慕凰子

    作者积分:10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